喜欢的cp去结婚就改名的狗

是个画手。也写文。啥子都吃。( •̀∀•́ )

[周叶]LOVE 第一章 蔷薇少女(二)

(接上一次的二 无头少女)

  半夜警队的楼道,漆黑一团,无尽的前方在脚下无线延展,连接密不透风的彼端。

  叶修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仿佛有察觉不到的什么地方,盛宴在暗处展开,残魂败鬼叫嚷着拥堵在一起,夺食着,抢着塞到支离破碎的肠胃里。

  脚下不自觉的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有什么就要消逝了,挽留不住。

  再快些,再快些。

  风声划过耳廓,在无声中扭曲变形。


  几乎是跑到一楼,踏上地板的一刻起,脑子里充斥着的很快消失了。像是被狠狠按下暂停键——戛然而止。

  叶修松了一口气。

  身后远远传来魏琛的嚷嚷声,穿过狭窄的楼道,被风拦截的轻飘飘的:“老叶你着什么急窜的比小点还快,前两天总部有案子都没见你这么积极。”

  叶修揉了揉脑袋,当时是没睡足觉,抹了把脸不客气的回敬:“我跑的本来就比那种废物警犬快多了,我发现老魏你现在连只京巴都不如。”

  “嘿呦这话我可不爱听,想当年。。。”


  两人拌着嘴往兴欣门口走,半夜里的灯光从半掩着的门缝里照射进来,纤细的一束。

  打在叶修的鬓稍。

  魏琛一边不输着口舌,一边拉开大门。

  门外冷空气扑面而至,夹杂着淡淡的草木香。

  路灯下,周泽楷果然已经等在了这里,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车旁,仿佛已经占了一个世纪之久。

  叶修愣了一下,上前几步伸手就把他往车里塞:“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在,这么冷还站外边等。”

  周泽楷微微笑了一下,绕到驾驶座的一侧。

  几个人收拾好发动车子,叶修刚想找个地方补个回笼觉,背着车灯看见周泽楷眉头锁着,像是有什么心事,想了想出言安慰:“小周第一次出外勤不要紧张哈,人人都有第一次。我给你讲老魏那个时候。。。”

  周泽楷一愣,像是没想到叶修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说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魏琛正低头看手机,一听这话抬起头来脸一黑:“老叶你为啥老揭我黑历史。。。”

  叶修一边观察小周的脸色,感慨脸好看真是什么表情都赏心悦目,一边把话怼了回去:“作为开门怂,你比较典型。”

  魏琛话噎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陈年往事,嘴角抽了抽,干脆又看手机去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前辈,苏沐橙前辈。。。”

   叶修一顿,当即一脸痛心:“好啊你小周,我还以为你是崇拜我才答应跟我来兴欣的,结果你是垂涎我们第一警花啊。”

  周泽楷立马露出慌张的神色,急忙解释:“不。。。崇拜的是。。。叶前辈。不在。。。好奇。。。”

  叶修一听理解了一下便明白,对外一直都称他们是最佳搭档,一方不在对于一直都在学院里侧听江湖传说的后辈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也觉得周泽楷难得讲话,便解释:“我觉得外勤部太危险,把她调到总部去了。”

  不是这样的。

  叶修。

  修改了。

  一小会儿,年轻的后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叶修见周泽楷没再有什么要问的,详细说明了地址后便开始想找点什么枕着补觉,而刚刚好的,旁边恰好递过来一个塞在车侧兜的小枕头。

  好像提前知道要发生一样。

  默契的不可思议。

  叶修笑着接了过来,心里萌生出心有灵犀的愉悦,觉得新助手挑的很合适——自然到无可挑剔。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周泽楷太熟悉了。

  一切流畅的进行着,仿佛这一个互动进行过多次演练,最终得以娴熟默契。

  周泽楷察觉到了叶修的目光:“父亲。。。出夜班。。。也有习惯。。。我会送。”

  叶修消化了一下,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

  车里立马安静下来,死寂的氛围笼罩着黑夜。

  叶修把枕头放正,靠着眯了一会儿。

  当周泽楷再转头的时候,发现叶修已经睡熟了。

  ——

  等叶修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

  叶修觉得很不可思议——多年锻炼的素质使他不可能在颠簸的车上睡熟,今晚却异常的放松。

  仿佛有什么在潜意识里定义为了可依赖。

  可能只是小周车技比较好,比老魏那帮人开车稳多了。叶修暗自想着,拉开了车门。

  下车后,叶修搓着突然陷入冷风中的双手,观察着整个案发现场的坐落处——

  整个小区由一条仅供车辆单行宽的小路展开,没有大门和安保人员。

  唯一能辨认出小区的名字的地方,便是拐角的水泥墙上被人用红粉笔描了几遍的大字——“状元小区”。

  小区的楼都是六层,但因为窄的缘故,月光无法照射进巷子里,空空的黑暗中隐隐约约传来狗的几声吠叫声,显得压抑与荒凉。

  小区后方便是一所高中。

  叶修伸了伸压到的右臂,招呼莫凡,指了指后方的学校:“这个学校怎么样?”

  莫凡一边忙着把带在车上的包裹搬下来,一边回答他:“报告叶队,这是全市有名的重点高中。”

  “学区房?”

  “对。”

  叶修又重新打量了一下小区环境,感叹了一下祖国的花朵真是饱受摧残。

  冷风迎面刮过来,消磨着颤抖的神经。

  陈果把大衣紧了紧,望到前面紧挨着的警车,迎着冷风叹了口气:“小唐和包子他们比我们早到了啊。”

  像是顺应了他的话,前一排楼前跑出来一个瘦高的人影,一边跑着一边招手:“老大老大,这边——”

  叶修无奈的笑笑,摆了摆手算是回应。顺手带了下周泽楷:“走了小周。”

  周泽楷默契的没有愣神,装好车钥匙便紧紧跟上。

  陈果在后方跟魏琛感慨有了助手忘了老板,顺便对比了一下前面两个人的身高差——嗯。。。叶修比周泽楷矮那么一点点。莫名显得有点萌。

  包子领着众人从前楼梯口上去——普通的破旧居民楼的样式,一楼楼道旁边塞着几辆民用自行车。楼梯后是打水的机器,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出不小的噪音。

  这样的居民楼没有人打扫,楼梯两侧无人走动的地方布满了垃圾和积灰,每层中隔墙上的窗户的角落里堆积着蜘蛛网。不锈钢的扶手已经看不出本色,颤巍巍指引着楼顶的方向。

  一行人很快爬到了楼顶,第一批先到的警察正蹲在通往天台的楼梯上休息,看到叶修后急忙站起身来——“叶神!”

  叶修点了点头,上前随便找了个小刑警问了问一些细节,尔后觉得没什么线索,便顺手拉了把周泽楷:“小周走,考察现场。”

  包子拍了拍小刑警的肩膀,装模作样叹了口气,快走两步跟上了叶修。

  留下小刑警一脸懵逼。

  魏琛看着沉迷于带助手的叶修,觉得自己突然多余。却又不得不承认两个人默契感十足,搭档配合恰得其分。从叶修的态度上也看得出来,他对自己挑的这个新助手的磨合阶段很满意。

  周泽楷是叶修在警校挑到的,然后回到兴欣就是一脸“老子捡到宝”的表情。

  原话是这么说的:“你看这成绩,看这战斗力,看这性格,小小年纪踏实稳重,天生的外勤啊。而且就这颜值,往哪一放,啥话套不出来,简直男女通吃。”

  然后众人就是一脸“你个颜狗”的鄙夷表情。

  魏琛还记得当时警校的校长痛心疾首的把年纪第一交到叶修手里的表情。

  唉。

  不堪回首。


  现场离警部并不近,等众人在爬到屋顶的时候,天仍然漆黑着,却已经有了破晓的意思。

  随着视野向上,渐渐已经能看清现场——灰蒙蒙的屋顶上,洁白的少女鸽子一般停驻着。昏黑的环境依然可以看到少女肌肤瓷器一样富有光泽。

  已经可以想像,如果她还活着,说话的时候,会好像鸽子欲飞时张开羽翼:欲言又止时,羽翼拍打两下,再慢慢合拢。

  假如她还活着。

  就像上帝的救赎。少女祈祷一般双手交叉在胸前,组成花瓣一样柔软的曲线。病态的白色让她显得格外神秘,躯体完美的不可思议。

  唯独缺少了一副天使的面孔。

  天鹅般优雅的脖颈被从中间截断开来。

  本该完美的人偶肩膀上空空如也。

  无头的少女。

  ——————————————————————————————

  五点之前都算昨天。(๑•ั็ω•็ั๑)

  不是失忆梗哈,喵喵喵。(๑•̀ㅂ•́)و✧感谢小天使们。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