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是个画手。你们信我。周叶。雷安。安雷。(๑•ี_เ•ี๑)

还他喵的编辑不好了
脑子进水的雷总
呵呵
有梗敲我
考砸了闲(๑•ี_เ•ี๑)
论一个画手的自我修养
我去更文了嘿嘿(๑•̀ㅂ•́)و✧

雷安师生梗
论一个画手的自我修养
有梗没人画的评论敲我
考砸了很闲(๑•ี_เ•ี๑)
加了滤镜就不能发多图。。。
什么毛病。。。
那我不发第二张了嘿嘿(๑•̀ㅂ•́)و✧
我去更文了哈

[周叶]心之全蚀(上)[重发]

改了改。。说好的短篇不是这个,想写个人鱼梗(๑•ั็ω•็ั๑) 谢谢小天使(๑•ั็ω•็ั๑)

这篇完结了,外链翻不进来╭(°A°`)╮

[一]  

现在,兴欣的众人都知道,叶修喜欢周泽楷。

  当苏沐橙问他是怎么发现的时候,叶修叼着烟想了想。  

是某个下午。

    他感觉心里空空的。

  烦躁不安。   烟抽了一根有一根。

  心头有什么萦绕不去。

  有什么隐约敲了进来。

  “前辈。”  

仿佛听到的声音,带着少年的清脆,从时间尽头赶回到他身边。  

心满的快要溢出来。

  啧。  

我好像,喜欢周泽楷。

[二]

  周泽楷最近总是失眠。

  他总梦到自己在赛季上和叶修见面时的狼狈模样。

 
他在叶修面前永远无措的像个孩子。

  努力遮挡着,已经爱上,并深爱的心。

  周而复始。

[三]

  他喜欢周泽楷的眼睛。

  可爱的睫毛下面,青棕色里鳞片似得黑白镶嵌,吸引着视线再向内,穿透深潭样的瞳孔,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简直犯规。

[四]

  他凝望着他,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阳光包围着,叶修就站在那里。

  阳光从晶莹的弧面反射过来,交织成微笑的模样。

  似乎没有压抑的痕迹,没有被生活苟待过,一切都是最初始的样子。

  空气中弥漫着宿命的味道。

  “小周早啊。”

[五]  

叶修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如果。

  如果我向后靠下去,就一定能靠在他的胸膛上。

  我记得他眉间会有微光。

  千万的夜里,烟雾殆尽,心被洗刷的澄亮。

  我们守着爱。

  ——我以为我们还有很长时间。

  白马啊,你慢些走。

  我还想,守着他白头。

[六]

  七夕的时候,周泽楷在荣耀的活动板面里,无意间看到表白的帖子。

  “如果我们之间有一百步,只要你向前走一步,我都会走完剩下的九十九步。”  

周泽楷皱眉。

  不要求你走一步。

  只要你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我甚至不奢求你向我招手。

  我就会放弃一切飞奔向你。

  义无反顾。

[七]

  叶修觉得,爱情真的会使人智商下线。

  他竟然也开始做梦。

  在梦里,   风都安静下来了。

  茫茫的雾也沉淀,混沌如地上云端里。

  他穿过云海,穿过红尘,穿过千人眼帘,万人眼间。

  来到他的面前。

  他会怎么做。

  叶修幻想过无数次相逢。

  你在什么地方?

  天的哪端?地的哪头?

[八]

  叶修退役了。

  周泽楷想,现在就出现在他身边。

  想告诉他。

  我不管时光在我见到你之前是如何曲折蜿蜒,也不管世事在我见到你之前是怎样变幻莫测。

  你只要知道。

  我来了。

  于千千万万人之中,于时间无涯的荒野里。

  不早一步,不晚一步。

[九]

  叶修趴在电脑前,看着柜台下等父亲的小孩子。

  孩子哇哇念书。

  铁矿属于自然资源,太阳属于自然资源,东北虎也属于自然资源。

  “东北虎为什么是自然资源?”

  “因为他具有观赏价值。”

  叶修成功收到一枚白眼后,默默地想。

  啧。

  小周也属于自然资源。

[十]

  我爱你,我爱你。

  我很想你。

  你相信吗。

  你不信吧。

  可我真的很想你。

  想你出现在阳台。

  想你出现在厨房。

  想你出现在身后。

  想你出现在枕边。

  想你出现在门口。

  我有时会梦到你。

  嗅到烟味会想起你。

  心缺了一块。

  永远   补不完整。

  我还想再见到你。

  真的。

  你相信吗。

  半夜突然醒来。

  看一段电影开始心痛。

  我拥抱的每个人,我都幻想是你。

  你相信吗。

  你不信。

[十一]  

杂志上说。

  上帝如果爱一个人。

  就叫他流浪,东跑西奔。

  溪流,田野,高山和林莽。

  苍穹之下随处可安身。

  叶修觉得。

  他要是真的爱我。

  就该让我同我的爱人一起上路,

  流浪到尽头的荒野去。

[十二]

  周泽楷站在镜子前,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突然想到在别处看到的诗。

  “如果让你遇到我

  在这

  我最美好的时刻

  为此

  我已经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缘。”

[十三]

  叶修在窗前抽着烟。

  我觉得,我是真的喜欢他。

  突然想,如果可以,在夜晚的时候,依偎在一起。

  打荣耀,看视频,聊天,看书。

  干什么都好。

  想嗅到他的气息,想听到他的话语。

  想看到他的微笑,想触到他的发梢。

  莫名打字的时候没头脑的打出:

  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然后

  脑子里无意识地接上没打出来的名字。

  周泽楷。

[十四]

  他像个童话一样。

  你知道什么叫做童话吗。

  我想起他眨眼睛的样子。

  想起他赛场上的样子。

  想起他抽烟的样子。

  想起他趴在桌子上的样子。

  心和呼吸在一瞬间停止了。

  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那么久。

  我记得他的所有样子。

  我都记得。

  全都记得。

[十五]

  “我叫住他  

小周

  他转过头来

  脸上绽开笑容

  下一秒

  就凋零成一具枯骨。”

[十六]  

周泽楷犹豫了很久,还是给叶修打了电话。

  那边提示音结束后。

  “喂,你好,请问哪位?”  

周泽楷没有出声。  

像是被人瞬间掠夺了所有空气。

  叶修停了一会儿,

  笑了。

  “小周。”

[十七]

  叶修在想他。

  希望

  他也正无时无刻在想我。

  又希望

  他永远也别想我。

[十八]  

江波涛给周泽楷找了几部电影。

  于是

  周泽楷在半夜里

  看一部叫《心之全蚀》的电影

  看到一半,跑去厨房找了一把水果刀

  在手上比划了两下

  突然笑了

[十九]

  周泽楷偷偷买了车票

  却没想到在站台遇见了叶修。

  像是慢镜头。

  每一个瞬间都转瞬即逝。

  转瞬

  即逝。

  “小周来做什么来了,打探情报?这么大手笔。”

  我来找你。  

我很想你。

  我爱你。

  说不出口。

  沉默   又无望。

  努力掩饰

  想拥抱你的痕迹

  和

  爱你狂跳的心。

  “来......见朋友。”

[二十]

  他去时,我微笑着,微笑着。

  临了,最后他回眸一眼。

  秋波一转。

  仿佛眼中有千种无奈,万般不舍。

  敌不得。

[二十一]

  周泽楷在路口停住了。

  如果,

  他能来再同我说......

  最后

  什么都没有发生。

  周泽楷在路口站了很久。

  你不知道

  你不记得。

  有个人死在了路口——

  你忘记带他回家

  他便一直等。 TBC

[周叶]LOVE

请假。最近有考试,保证考完爆字数。再加一个短篇。(๑•ั็ω•็ั๑)
我有预感。。。这篇写完一定会很好看(๑•̀ㅂ•́)و✧你们信我。。。

[周叶]LOVE 第一章 蔷薇少女(二)

(接上一次的二 无头少女)

  半夜警队的楼道,漆黑一团,无尽的前方在脚下无线延展,连接密不透风的彼端。

  叶修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仿佛有察觉不到的什么地方,盛宴在暗处展开,残魂败鬼叫嚷着拥堵在一起,夺食着,抢着塞到支离破碎的肠胃里。

  脚下不自觉的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有什么就要消逝了,挽留不住。

  再快些,再快些。

  风声划过耳廓,在无声中扭曲变形。


  几乎是跑到一楼,踏上地板的一刻起,脑子里充斥着的很快消失了。像是被狠狠按下暂停键——戛然而止。

  叶修松了一口气。

  身后远远传来魏琛的嚷嚷声,穿过狭窄的楼道,被风拦截的轻飘飘的:“老叶你着什么急窜的比小点还快,前两天总部有案子都没见你这么积极。”

  叶修揉了揉脑袋,当时是没睡足觉,抹了把脸不客气的回敬:“我跑的本来就比那种废物警犬快多了,我发现老魏你现在连只京巴都不如。”

  “嘿呦这话我可不爱听,想当年。。。”


  两人拌着嘴往兴欣门口走,半夜里的灯光从半掩着的门缝里照射进来,纤细的一束。

  打在叶修的鬓稍。

  魏琛一边不输着口舌,一边拉开大门。

  门外冷空气扑面而至,夹杂着淡淡的草木香。

  路灯下,周泽楷果然已经等在了这里,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车旁,仿佛已经占了一个世纪之久。

  叶修愣了一下,上前几步伸手就把他往车里塞:“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在,这么冷还站外边等。”

  周泽楷微微笑了一下,绕到驾驶座的一侧。

  几个人收拾好发动车子,叶修刚想找个地方补个回笼觉,背着车灯看见周泽楷眉头锁着,像是有什么心事,想了想出言安慰:“小周第一次出外勤不要紧张哈,人人都有第一次。我给你讲老魏那个时候。。。”

  周泽楷一愣,像是没想到叶修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说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魏琛正低头看手机,一听这话抬起头来脸一黑:“老叶你为啥老揭我黑历史。。。”

  叶修一边观察小周的脸色,感慨脸好看真是什么表情都赏心悦目,一边把话怼了回去:“作为开门怂,你比较典型。”

  魏琛话噎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陈年往事,嘴角抽了抽,干脆又看手机去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前辈,苏沐橙前辈。。。”

   叶修一顿,当即一脸痛心:“好啊你小周,我还以为你是崇拜我才答应跟我来兴欣的,结果你是垂涎我们第一警花啊。”

  周泽楷立马露出慌张的神色,急忙解释:“不。。。崇拜的是。。。叶前辈。不在。。。好奇。。。”

  叶修一听理解了一下便明白,对外一直都称他们是最佳搭档,一方不在对于一直都在学院里侧听江湖传说的后辈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也觉得周泽楷难得讲话,便解释:“我觉得外勤部太危险,把她调到总部去了。”

  不是这样的。

  叶修。

  修改了。

  一小会儿,年轻的后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叶修见周泽楷没再有什么要问的,详细说明了地址后便开始想找点什么枕着补觉,而刚刚好的,旁边恰好递过来一个塞在车侧兜的小枕头。

  好像提前知道要发生一样。

  默契的不可思议。

  叶修笑着接了过来,心里萌生出心有灵犀的愉悦,觉得新助手挑的很合适——自然到无可挑剔。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周泽楷太熟悉了。

  一切流畅的进行着,仿佛这一个互动进行过多次演练,最终得以娴熟默契。

  周泽楷察觉到了叶修的目光:“父亲。。。出夜班。。。也有习惯。。。我会送。”

  叶修消化了一下,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

  车里立马安静下来,死寂的氛围笼罩着黑夜。

  叶修把枕头放正,靠着眯了一会儿。

  当周泽楷再转头的时候,发现叶修已经睡熟了。

  ——

  等叶修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

  叶修觉得很不可思议——多年锻炼的素质使他不可能在颠簸的车上睡熟,今晚却异常的放松。

  仿佛有什么在潜意识里定义为了可依赖。

  可能只是小周车技比较好,比老魏那帮人开车稳多了。叶修暗自想着,拉开了车门。

  下车后,叶修搓着突然陷入冷风中的双手,观察着整个案发现场的坐落处——

  整个小区由一条仅供车辆单行宽的小路展开,没有大门和安保人员。

  唯一能辨认出小区的名字的地方,便是拐角的水泥墙上被人用红粉笔描了几遍的大字——“状元小区”。

  小区的楼都是六层,但因为窄的缘故,月光无法照射进巷子里,空空的黑暗中隐隐约约传来狗的几声吠叫声,显得压抑与荒凉。

  小区后方便是一所高中。

  叶修伸了伸压到的右臂,招呼莫凡,指了指后方的学校:“这个学校怎么样?”

  莫凡一边忙着把带在车上的包裹搬下来,一边回答他:“报告叶队,这是全市有名的重点高中。”

  “学区房?”

  “对。”

  叶修又重新打量了一下小区环境,感叹了一下祖国的花朵真是饱受摧残。

  冷风迎面刮过来,消磨着颤抖的神经。

  陈果把大衣紧了紧,望到前面紧挨着的警车,迎着冷风叹了口气:“小唐和包子他们比我们早到了啊。”

  像是顺应了他的话,前一排楼前跑出来一个瘦高的人影,一边跑着一边招手:“老大老大,这边——”

  叶修无奈的笑笑,摆了摆手算是回应。顺手带了下周泽楷:“走了小周。”

  周泽楷默契的没有愣神,装好车钥匙便紧紧跟上。

  陈果在后方跟魏琛感慨有了助手忘了老板,顺便对比了一下前面两个人的身高差——嗯。。。叶修比周泽楷矮那么一点点。莫名显得有点萌。

  包子领着众人从前楼梯口上去——普通的破旧居民楼的样式,一楼楼道旁边塞着几辆民用自行车。楼梯后是打水的机器,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出不小的噪音。

  这样的居民楼没有人打扫,楼梯两侧无人走动的地方布满了垃圾和积灰,每层中隔墙上的窗户的角落里堆积着蜘蛛网。不锈钢的扶手已经看不出本色,颤巍巍指引着楼顶的方向。

  一行人很快爬到了楼顶,第一批先到的警察正蹲在通往天台的楼梯上休息,看到叶修后急忙站起身来——“叶神!”

  叶修点了点头,上前随便找了个小刑警问了问一些细节,尔后觉得没什么线索,便顺手拉了把周泽楷:“小周走,考察现场。”

  包子拍了拍小刑警的肩膀,装模作样叹了口气,快走两步跟上了叶修。

  留下小刑警一脸懵逼。

  魏琛看着沉迷于带助手的叶修,觉得自己突然多余。却又不得不承认两个人默契感十足,搭档配合恰得其分。从叶修的态度上也看得出来,他对自己挑的这个新助手的磨合阶段很满意。

  周泽楷是叶修在警校挑到的,然后回到兴欣就是一脸“老子捡到宝”的表情。

  原话是这么说的:“你看这成绩,看这战斗力,看这性格,小小年纪踏实稳重,天生的外勤啊。而且就这颜值,往哪一放,啥话套不出来,简直男女通吃。”

  然后众人就是一脸“你个颜狗”的鄙夷表情。

  魏琛还记得当时警校的校长痛心疾首的把年纪第一交到叶修手里的表情。

  唉。

  不堪回首。


  现场离警部并不近,等众人在爬到屋顶的时候,天仍然漆黑着,却已经有了破晓的意思。

  随着视野向上,渐渐已经能看清现场——灰蒙蒙的屋顶上,洁白的少女鸽子一般停驻着。昏黑的环境依然可以看到少女肌肤瓷器一样富有光泽。

  已经可以想像,如果她还活着,说话的时候,会好像鸽子欲飞时张开羽翼:欲言又止时,羽翼拍打两下,再慢慢合拢。

  假如她还活着。

  就像上帝的救赎。少女祈祷一般双手交叉在胸前,组成花瓣一样柔软的曲线。病态的白色让她显得格外神秘,躯体完美的不可思议。

  唯独缺少了一副天使的面孔。

  天鹅般优雅的脖颈被从中间截断开来。

  本该完美的人偶肩膀上空空如也。

  无头的少女。

  ——————————————————————————————

  五点之前都算昨天。(๑•ั็ω•็ั๑)

  不是失忆梗哈,喵喵喵。(๑•̀ㅂ•́)و✧感谢小天使们。

[周叶]LOVE

先认罪。。。昨天码文睡着了。。。今天更(๑•ั็ω•็ั๑)

[周叶]LOVE 第一章蔷薇少女(一)

(一)序


  男人半夜被床头的手机吵醒,睡眼惺忪的划开了锁屏。

  冷空气环绕住裸露的手臂。

  楼上断断续续传来弹珠落地的声音。

  男人打了个寒战,稍微清醒了些,点开短信提醒。

 

  “冷”

  “叔叔,我能睡在你旁边吗”

  男人不耐烦的把手机往床头一扔,回忆了一下谁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房间失去了仅有的光源,四周漆黑一片。

  他凝望着天花板,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话——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楼上弹珠的声音接连不断,有序的像倒记的秒表,在寂静的深夜里格外清晰。

  什么在潜伏。

  男人烦燥的撑起身子,手边传来的,确是冰凉黏湿的触感。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时间睡意全无,冷汗从脊背冒出——

  他家住顶楼。

(二)无头女孩


  叶修困怏怏的敷在报案厅桌子上,修长好看的手指慢悠悠的敲打着烟灰缸。

  “报案时间凌晨三点四十一分,地点状元小区二栋三列601室。”

  “报案者杨冰,男,三十四岁,已婚,职业高中老师。”

  “杨先生夜间转醒,无意间察觉屋顶渗漏,在该房顶发现无头女尸一具,立即报警。”

  “经初步勘察,死者性别女,年龄十六左右,身材匀称,表面无挣扎殴打痕迹,尸体保存状况良好,致死伤一处,现已保护好现场。”

  “因涉嫌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相关敏感条例,核实情况后便即刻通知组里。”

  叶修熄灭烟头,打了个哈欠:“这次真够早的啊,看一个个困得,啧,东倒西歪的。”

  魏琛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全组人就你一个趴着的好吗,叶——队——”

  陈果在一旁附和:“连老魏都爬起来了,真没点人民警察的样子。”

  “老板娘说的对。”叶修打了个哈哈:“不过我歪着看确实都是歪着的。”

  成功收获了兴欣众人白眼n枚之后,叶修收拾了一下领子,站起身:“伟大的人民警察们,出队。”

  帅了两秒又折了回来,拍了拍陈果:“老板娘,我家小周呢?”

  陈果麻利的披上外套:“他一听情况紧,开车去了。”

  “啧啧。”叶修一脸痛心:“欺负新人啊,人家小周很厉害的。我废了好大劲从警校硬要出来到外勤的,居然被你们使唤去开车。”

  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什么:“你给他的哪把钥匙?”

  陈果白了他一眼:“你的。”

  叶修显得更痛心了。

——————————————————————————————

大半夜写个文毛骨悚然的。。。所以短小嘞。。。

第一个案子很小很好破,主要是进入下剧情和作人物形象。

前期挺正的画风。破个案啥的。(๑•̀ㅂ•́)و✧

嗯。。。想写个大长篇。案子列的大纲总想写后面的,比较好玩。(๑•ั็ω•็ั๑)

应该不会坑。更新不定时,不超过一周。




[周叶]心之全蚀(下)

[周叶]心之全蚀(下)

[一]
  自从车站回来,周泽楷一直打不起精神。

  江波涛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

  训练遇到问题时,周泽楷有时候会想——

  你在这里就好了。

[二]
  叶修想追过去的。

  刚迈出脚,便停下了。

  他要说什么呢。

  他能说什么呢。

[三]
  周泽楷拍封面广告时,意外遇见了叶修。

  叶修路过场地外,站在原地笑着看着他。

  欣喜。

  激动。

  永不可得的绝望。

[四]
  叶修在兴欣团队旅游途中出门帮沐橙买些零食,意外遇到了周泽楷。

  他默默地看着他,就像看着整个宇宙。

  他知道周泽楷看到了他。

  叶修不知道的是,

  他正深爱着的人,

  正把所有绝望的哭嚎都埋在心底。

  靠你的微笑,

  支撑起他整个夏天。

[五]
  某天晚上的时候,

  周泽楷坐在床边,

  这段时间忙碌下来,

  突然感觉有点高兴——他好像不是那么想叶修了。

  好久了。

  终于走出来了。

  面带微笑打开荣耀。

  但

  每一个字,每一个句子

  所有触及心弦的瞬间,都和叶修有关。

  于是

  周泽楷呆呆的坐着,

  泪流满面。

[六]
  叶修百般无赖的被陈果逼着练签名。

  他侧斜着身子

  “叶修”

  “叶修”

  “叶修”

  。。。。。。

  陈果转头的时候

  看见

  叶修身体突然坐正,

  目光专注

  手下发抖

  无比郑重的一笔一划写下

  “周泽楷”

[七]
  周泽楷从轮回出来,走在街上。

  背光的时候,一辆车开过来。

  他看见

  叶修

  坐在副驾上

  在笑

  血液一下子凝固

  手在口袋里握紧了

  脚不受控制追着跑了起来

  拜托

  停下来

  向光时

  才发现自己看错了

  周泽楷站在原地

  然后

  没完没了的心痛

  铺天盖地

[八]
  叶修在考虑

  找个机会和小周摊牌好了

  而事实上

  一切都在为恋人制造机会

  世界也希望他们幸福

  新年前后

  在兴欣与轮回队友坚决出卖与撮合的情况下

  在轮回举行了一场友谊赛

  叶修觉得,这是江波涛干的最像人的一件事。

[九]
  比赛举行的前几天

  周泽楷感觉自己头脑混乱

  情绪混杂在一起

  紧张又期待

[十]
  当周泽楷又一次单挑输给叶修的时候

  叶修干脆趁机趴到周泽楷后面的椅子上

  “小周你今天状态不行啊,这样会被兴欣干掉的。”

  说着便握住了周泽楷放在键盘和鼠标上的左右手。

[十一]
  此时,

  周泽楷脑子里只是充斥着叶修身上淡淡的烟香

  和苦龙井的味道。

  气息一下子扑面而来

  周泽楷下意识压迫呼吸。

  这是叶修前辈。

  不是梦。
 
[十二]
  叶修再转过头来时,几乎撞上了周泽楷的鼻尖。

  眼前的后辈脸憋的潮红,呼吸屏住,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啧。

  真犯规啊。

[十三]
  好想。

  好想要。

  对叶修的渴望轰炸着耳膜与心脏——他就在我面前,想要他,想吻他。

  他是我的。

  大脑像是被一瞬间灌输了错误的认知,意识一片空白。

  我爱他。

  周泽楷捧起叶修的脸。

  望着对方惊异的眸子,

  狠狠地把唇印了上去。

[十四]
  叶修整个人傻在原地。

  精明的脑子卡住,不听使唤。

  反应了半晌第一句想到的就是——你早说不就完了。

  要是能生孩子说不定都能打酱油了。

[十五]
  周泽楷手抖的厉害。

  耳边除了耳鸣嗡嗡的响声什么也听不到。

  慌乱

  无措

  彷徨

  像是

  独行的孩子迷失在巷道。

[十六]
  望着周泽楷一瞬间清醒过来手足无措的样子

  叶修开始心疼

  原来自己深爱的人

  在自己所不能及的地方

  和自己一样

  患得患失着。

  好庆幸。

[十七]
  他望着叶修的眼睛

  好看的突然眯笑了一下

  轻轻的回吻

  再到

  唇齿交接

  攻城略池

  像两只相互撕咬的野兽

  恨不得把对方拆切入腹。

  周泽楷心酸痛着

  满心欢喜

  又觉得虚晃的不可思议

  没有人比他此刻更要幸福。

  我深爱的人

  他也深爱着我。

[十八]
  如果说,一定要为他们正式写出一个结局。

  说不定这就是最好的时节。

  千万里外有情人终成眷属。

  几百米内有新人喜结连理。

  香气袭人知骤暖。

  我希望他们能在所有的世界里,都一直幸福下去。

  他们值得被世界小心安放。

  直到。。。

  地老天荒。

我想把心之全蚀下更了的,真的。我有这个心。。。。。。(*・_・)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