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cp去结婚就改名的狗

是个画手。也写文。啥子都吃。( •̀∀•́ )

[周叶]白光夜潜(人鱼梗♡)[完]

说好的短篇(๑•̀ㅂ•́)و✧

保证。。。嗯。。好看的巛

对又是我。

像个死人(*・_・)ノ⌒*

(角色死亡预警)(๑•ั็ω•็ั๑)

(周叶版他是鱼) ——————————————————————————————

   周泽楷是一条浅海鱼。

  是人鱼啊,有脸的那种。嗯。。。用人类的视角来看,还有小点帅。

  如果忽视掉皮肤上密布的鳞片的话。

  周泽楷有一身透明的,晶莹的,海一样的鳞片。

  就像是,波光粼粼的海面。

  阳光穿透空气,穿透水雾,穿透脸颊,穿透嘴角。而周泽楷在阳光下的海面游动,每一个弧度都完美的反射着。

  他每一片鳞片上有数百层的小棱面,随着海面上的人群或粉红或群青。

  人们看不到他。

  他完美的与海洋融为一体,像是离开就会永远消亡。

  而周泽楷很孤独。

  浅海区是没有人鱼的。

   真正的人鱼没有七色的光谱,没有透明的鳞片, 他们生活在两万里以下的深海,世界只有灰、黑、白。

  但浅海有浅海的好处。即使这里更容易被捕获,更容易找不到食物,更容易遇到危险,没有同伴没有家人。

  周泽楷觉得这都无所谓。

  因为这里有叶修。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是一个傍晚。

  海边堤岸上遍布着人群。

  夕阳的暖光从人群背后逶迤而来,把他的鳞片映的金黄。

  他看到年轻的恋人相互拥、吻,耳鬓厮、磨;

  看到行路匆匆的商人旅客;

  看到年迈的老人踱着步,或停或走。

  然后,他看到了叶修。

  叶修坐在一个半高的礁石上,叼着烟卷。微弱的火星燃烧在嘴边,周泽楷一瞬间以为,是他点燃的夕阳。

  光线编织成袍,覆盖在他的头顶肩膀。

  像极了落魄的王。

  名字是他听到电话内容才知道的。

  人鱼的听力一直很好。

  “叶修。他叫叶修。”周泽楷想:“真好听。”

  后来,到了太阳挂到老槐树的时候,周泽楷都能准时到礁石下来。

  每当仰着头,都能看到叶修坐在那里。

  就这样静静地望着,静静的,什么也不说。


  于是乎,周泽楷便天天来。

  叶修不会迟到,自己也不会爽约。

  大海宽广的,收容尽一切。

  或喜或悲,或爱或恨,一个浪花带走了,一个浪花打不回来。

  他就一直陪着叶修。

  陪他看夕阳,陪他看乌云。陪他看海,陪他看风。

  突然会觉得,自己看了数百年的风景还可以有别的样子。

  比如说,有叶修的样子。

  有的时候遇到下雨,叶修也会来。

  周泽楷喜欢下雨。

  他望着叶修撑着伞,坐在高高的礁石上。那座礁石太高了,仿佛他一辈子也到不了那个地方。

  那个时候,叶修的发梢暴露在空气里,湿漉漉的。

  周泽楷看看自己水藻般浅色的头发,也是湿漉漉的。

  和我一样了呢。周泽楷想。


  叶修就这样。

  慢慢的,慢慢的走进周泽楷的心里。

  侵染他的五脏六腑。

  贯穿他的骨肉。

  他实在是太孤独了。

  叶修就像是光。

  就像是太阳。

  如果可以的话。周泽楷想。想把叶修的名字刻在手臂上,肌肉下的骨头里。

  他就是永恒的了。


  欲,望这种东西。

  是无尽头的。

  他随着时间越长越大,膨胀成一颗小小的心,都装不下的地步。

  周泽楷知道,人的寿命很短暂。他很快就见不到叶修了。

  可他们还没说上一句话。

  没人知道,一条鱼会不会哭。

  他们活在海洋,所有的泪都融在海洋里。

  没人知晓他们的爱与恨。

  没有传说中的塞壬的歌声,人鱼不会说话。他们甚至发不出音节。

  他们张开口,只能像一个被夺取声道的人一样。

  流着泪张着口。

  无声的嘶吼。


  就像所有的童话一样。周泽楷知道,深海的某处,有一个女巫。

  叫不上来是什么鱼,总之是鱼类就行了。

  周泽楷在天微亮的时候,逆着泡沫和鱼群,向着深海游去。

  随着前进,温暖和色彩从他身边抽离,四周的挤压感顺着身体而上。

  两万里对于周泽楷来说,是很短的距离。

  比他与太阳的距离要短,比他与陆地的距离要短,比他与礁石的距离要短。

  幸好女巫没有什么问题。

  呃。。。没有什么大问题。

  至少心地善良,和海的女儿里的完全不一样。

  她很好心的提醒周泽楷:“你比较高级,听力比较好,他只是个人类,你居然想让他听到你说话?”然后就一脸“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的表情。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后来他们商量好了,周泽楷用它每天的记忆做交换,而女巫教他拼字母和汉字。

  “小鱼你要理解老人家嘛,毕竟我去不了浅海,我也想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嘛。”女巫如是说。

  于是,

  周泽楷的记忆只能保存十二小时,第二天,就要清零。

  女巫想了想,觉得周泽楷这傻鱼好像有点吃亏,

  良心不安的又加了一个礼物:“你临死的时候,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太好了。”

  周泽楷想:

  “我要让他永远记住我。”


  叶修看到海面上跃起的人鱼。

  只有一下,可他一下子就看清了。

  像是宿命一样。

  就是人鱼。

  他全身是透明的,晶莹的,大海的颜色。

  如果不是跳起来,他一定发现不了。

  “啧。真精啊。”叶修想着。

  然后,叶修就看到,

  那条漂亮的人鱼浮在海面上,向他挥了挥手。

  隐约指了指嘴巴的位置,又抬起了巨大的尾巴。

  阳光下,漂亮的一塌涂地。

  再然后,人鱼潜入海中。而叶修就听到了,来自身下礁石的拍打声。

  像扣击心弦的声音。

  叶修感觉被刷新了三观。


  叶修研究了很久才明白拍打的次数是怎么组成字的。

  用英文字母拼拼音。

  呃。。。叶修觉得,海洋生物真是个天才。

  远在深海的巫婆打了个喷嚏。

  “谁骂我来着。。。”


  然后,周泽楷成功的彻底摧毁了叶修原有的世界观。

  他们墨迹了很久,才让叶修搞明白人鱼的名字——周泽楷。

  不过叶修不知道是哪三个字。


  周泽楷很幸运,叶修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不愧是穿梭在各种梗之间的男人。

  咳咳。


  他们之间的交流模式很清奇。

  “小周,你多大了?”

  然后,叶修就慢慢等。

  海浪拍打着礁石,发出沉重又欢快的声响。

  叶修一下一下慢慢数着。“一。。。二。。。三。。。”

  啧。

  原来我的小周,好几百岁了。


  不过叶修还是比较喜欢叫他小周。

  后来精简了一些,两人的对话形式可爱了许多。改成了一问一答。

  叶修问,周泽楷答。

  不过周泽楷答的,最多两个字。

  比如说:“小周啊,你在海里无聊吗,有没有同类?”

(其实想的可能是:你去把别的人鱼拐过来卖了,以后咱俩五五分成什么的)

  “。。。不。。。有”

  再比如:“小周啊,海里哪种鱼比较好吃?”

  “。。。都。。。好”

  叶修觉得,自己的人鱼语已经成功满级,还有待突破。


  再后来,叶修开始给周泽楷讲故事。

  于是,周泽楷成功成为了人鱼史上首个听完《安徒生童话》、《格林故事集》、《伊索寓言》的人鱼。

  这一定会被载入史册。如果他们有的话。

  即使他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


  关于这个问题,周泽楷成功找到了解决方法——在他居住的洞穴壁上,将发生的事刻下来。

  一切清零的时候,周泽楷就把所有发生过的事和叶修讲的故事看一遍。

  一遍又一遍。

  周而复始。


  叶修觉得有条鱼陪他没什么不好。

  还是一条漂亮的鱼——还是一条偶尔会吃醋的鱼。

  即使叶修已经快成了一个景点——总有人来给他拍照。

  据沐橙所说,网上流传的版本是:年轻小伙大海痛失爱妻,每天傍晚海边为亡妻诵读童话故事。

  还开始流行什么“你到底爱不爱我?我死后你会为我读童话吗?”什么的。

  好像没什么毛病。

  说周泽楷吃醋是有原因的。

  那次真的给叶修留下了好大的阴影。

  叶修:“以后我给你念童话故事吧,我以前经常给沐橙念的。”

  然后周泽楷就用三个多小时的时间,狠狠打击了叶修的语言价值观。

  周泽楷:“沐。。。橙。。。是。。。谁。。。亲。。。近。。。不。。。是。。。一。。。个。。。人。。。住。。。”
 

  最后应该还有个字,叶修到底是没听清。

  叶修突然觉得,他有必要和周泽楷讨论一下逗号与问号的打法及使用说明。”

  叶修:真叫人质壁分离。

  而且他“橙”打错了三遍。


  有的时候,他们就静静的坐着,一句话也不说。

  与之前的区别就在于,

  叶修知道周泽楷的存在。

  周泽楷也知道叶修明白——

  明白他一直都在。


  叶修已经不再是最初的好奇了。

  他开始向往海洋,盼望每个傍晚。

  越来越期待着,夕阳西下的时间,再长些,再长些。

  足够他讲完下一篇故事,足够他听完下一次拍打。

  夜静静的。


  周泽楷不在需要等待叶修。

  只要叶修来了,无论他在哪里。

  无论是四十米外的浅滩,还是两万里的深海。

  他都知道。

  全都知道。


  周泽楷很喜欢《海的女儿》的故事。

  虽然不太喜欢结局。

  所以,当周泽楷在所住的石洞上刻日记的时候,

  改掉了结局。

  “最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周泽楷满意的拍了拍手。

  这才是童话该有的结局。

  他们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没有被生活苟待过,一切都以最美好的方式发展。

  人心皆善,天下致和,善有善报,恶有恶果。

  阳光从光年之外穿刺而来,打在石壁上。

  周泽楷愣了一会儿,想起来什么,开始看昨天的日记。

  昨天,叶修讲了一个美好的故事。

  周泽楷轻轻笑了起来,安静的闭上眼睛。

  今天傍晚的时候,还会有一个美好的故事。

  一个全世界,最美好的故事。


  周泽楷的时间轴上没有三年的概念。

  而对于叶修,那是时间线上不小的一笔。

  而周泽楷却在三年的时间里,体会到了什么叫白驹过隙。

  他们契,合的不可思议。

  叶修很少抽烟了。

  在周泽楷的一再劝诫和督促下,他成功的在戒烟的道路上多走了几步。

  他也明白。

  除了沐橙,还有一条傻鱼。

  一条还挺帅的傻鱼在等他。

  一直等。


  那段日子的生活很苦。

  叶修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深渊里艰难前行。

  这个时候,有一束光,从他正前方照来。

  他说。

  我来救你。

  于是叶修信了。

  他就相信了。


  他们中间见了一次面。

  叶修轻轻的说:“小周,半夜的时候,我们在浅滩上见一面吧。”

  周泽楷愣了很久才回应:“。。。好。”

  所以,当海面上所有灯光都熄灭的时候,叶修说:“我下去了。”

  周泽楷便兴奋地冲到浅滩附近,紧紧的盯着叶修的身影。

  毕竟那座礁石太高了。他一辈子也到不了那个地方。

  那就是叶修。

  我的叶修。

  叶修来到岸边,望着大海。

  忽然觉得,世界原来竟如此单纯。

  海面很平,无风无浪,视线里弥漫着浅色的波纹——从脚边一直通向世界的尽头,夕阳落下的地方。

  眼里除了海水还是海水。

  慢慢的,他的那条鱼漏出半张脸来。

  粗糙的海滩静落着碎石般的沙砾。他的小周,柔软的鬓发搭在耳侧,月光下仿佛刻着圈圈年轮般的波纹。

  日月凝聚成水珠,如泪一般在他的鬓发和鳞片上绵延伸展。

  叶修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

  好漂亮。

  怎么能这么漂亮呢。

  透明的,晶莹的,大海的颜色。

  叶修凝视着周泽楷。

  周泽楷凝视着叶修。

  时间在呼吸间凝固。

  舒又滚动起来。

  奔腾的,奔腾的,呼啸而下。

  逆流成河。

  周泽楷抬高头颅,轻轻的,轻轻的,吻在叶修额心。

  叶修觉得,世界都绽放开来。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他们相互之间轻吻着,嘶,磨着,从额头到耳鬓到鼻尖到嘴 唇。

  叶修坏心思的走神:“一股鱼腥味。”

  “幸好我不讨厌吃鱼。”

  幸好。

  他们从最初唇瓣的摩,擦,到舌,齿相接。

  恋人在月光下拥,吻着,祝福彼此一生幸福,平安喜乐。


  叶修没有想过的是,周泽楷舌苔上有倒刺。

  那不是猫吗。叶修想。小周该不会是条假鱼吧。

  但他们越吻越深。

  叶修想到夕阳下的海,灯光下的海,月光下的海。

  和,海里的一条傻鱼。

  他就那样陪着他,陪了他好多好多日子。

 

  他最难过的岁月。

  没人会说我爱你,也不会有人说今晚月光怎么样。

  他们从舌,齿相接,到相互撕,咬,几乎拆切入腹。

  鲜血刺激着,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投入到这短暂的欢,愉。

  他们呼吸交、融,眼神纠缠在一起。

  约定生生世世。

  口腔内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周泽楷突然恍然,一把推开叶修。

  叶修看着眼前的傻鱼,笑着指着舌头:“破了,小周。”


  苏沐橙发现叶修回来的一天比一天晚。

  她也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

  “叶修哥,你谈恋爱了?”

  “嗯?”

  “那条项链。”苏沐橙指了指叶修胸前:“透明的,是水晶吧,好漂亮。”

  当然很漂亮。叶修笑了。

  他突然觉得,和一条鱼谈恋爱也没什么不好。


  那天晚上,叶修突然想,把这条傻鱼套住。

  这样就是我的了。

  永远都是我的了。

  叶修开始从各个口袋里找东西,最后找出来一小条用来封面包袋的铝条。

  金灿灿的,银闪闪的。

  叶修把铝条拧成一个戒指,套在周泽楷无名指上。

  他看得出周泽楷很喜欢。

  那条傻鱼穷尽了方式,最后慌张的拉过叶修的手,一下一下轻轻敲打。

  “。。。喜。。。爱。。。”

  他是想说喜欢、爱你呢,还是想说喜爱呢。

  叶修不知道。

  然后他就看见周泽楷找了很久。

  真的很久。

  最后从心口处,拔下一小片鳞片。

  郑重的放在叶修掌心。

  叶修知道,周泽楷亮晶晶的眼睛里,是在说:

  我爱你。

  突然觉得自己幼稚的不得了。

  一条鱼和一个人,蹲在晚风里傻笑。

  叶修就把它挂在了胸前。

  左胸第三根肋骨的位置。


  沐橙有点不放心。

  不知道为什么不放心,就是隐约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哥 你们。。。”

  叶修笑了笑:

  “你放心,我们相爱。”

  沐橙只觉得更不放心了。


  有的时候,叶修还会给周泽楷讲他自己的事。

  人鱼摇着尾巴,轻轻拍打着礁石。

  我在。我在。

  到了最后,他们谁都不说话。

  他们彼此之间已无需多言。


  周泽楷换了好几个石头来刻日记。

  他们之间所有的记忆,都被深刻的烙在海底。

 

那是比一段历史更绵延婉转的时光。


  周泽楷发现,那枚小小的铝环,不见了。

  他带着它游过鱼群。

  他带着它穿过海藻。

  他带着它越过峡谷。

  他带着它游上浅滩。

  而现在它不见了。

  再也没有出现。


  周泽楷找了很多圆环形的,亮闪闪的东西。

  它们静卧在浅海底部,像封印一样,尘封着一个个故事。

  没有属于他的。

  周泽楷还在找。

  白沙有时微微浮起,阳光抚摸着,亲、吻着,像一对亲密的恋人,夜晚降临时,又突然逃走,宛如,乱世佳人般的决绝。

  没人告诉他,他在海底是找不到的。

  只是,那个小小的铝环,对于周泽楷来说太重了。

  足够他下沉到海底,直至深海。

  两万多里以下的深渊。


  周泽楷还在找。

  然后。

  周泽楷就看见了。

  远处的渔网上,挂着一个金灿灿,银闪闪的东西。

  那是一个铝环。


  什么样的网都抓不住周泽楷。

  他在这片海生活了好几百年了。

  他熟知一切套路,了解所有规律。

  书上说,一切事物都是变化的,发展的。

  对,高中政治书。

  他们发明了一种新型的网。

  自信的觉得可以依靠这个捉住鲨鱼,靠这个机会大赚一笔。

  最后他们如愿了,就是与想象有些偏差——

 

他们捉住了一条人鱼。

  透明的,晶莹的,大海的颜色。

  其实网也没什么。

  只是,那条人鱼像是在追逐太阳一样,义无反顾的冲了上来,正巧撞在了网阵中间。

  “它的力气很大。”渔夫语气很骄傲:“但我们的网更结实,他挣扎了很久,求生欲、望很大,但还是没有挣脱。”

  “我们的船长。”他顿了顿:“用他引以为傲的手法,一刀砍下了那条人鱼的半个脖子。”

  他手里还比划着,脸上泛着红光。


  周泽楷被砍掉半边脖颈时,还有意识。

  他望着血液从他的逐渐枯萎的躯体里流逝,落回生育他的海洋中。

  叶修。

  他想着。

  疯狂的想着。

  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会不会哭。

  周泽楷开始乱想起来。

  哭应该也很好看。

  周泽

楷意识越来越模糊。

  他隐隐约约嗅到了大海的味道,嗅到了阳光的味道,嗅到了泥土的味道。

  又嗅到了支零破碎的烟草香。


  原来,那座有叶修的礁石没有很高。他很轻易地,没费任何力气地,就上来了。

  手指触到泥土——原来,这就是阳光和沙土的感觉。

  这就是叶修的感觉。


  周泽楷想着他最后一个愿望。

  他还有愿望呢。周泽楷绝望的想。

  他又想到了舌苔上的倒刺。

  和。

  鲜血淋漓的吻。


  死去的人鱼的鳞片,是黑色的。

  准确的来说是暗红色。

  活的玫瑰凋零的颜色。


  叶修匆忙的赶着赴约。

  他像往常那样披上外套,好像一切没有什么不同。

  叶修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安。

  那种感觉就像是,

  从你的胸口第三根肋骨以内的位置,静悄悄的,长出一支玫瑰。

  它的刺划破皮肤,它的花瓣呈现鲜血的暗红。

  痛及前胸。

  悔及肠骨。

  叶修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

  仿佛,就要失去全世界。

  “叶修哥,你又要去约会啊?”沐橙从书房探出头来:“怎么也不见你穿的正式点,人家不嫌弃你啊。”

  “不会嫌弃。”叶修笑了笑:

  “怎么了吗。”

  沐橙低头滑了两下锁屏:“其实也没什么,这有条新闻挺有意思的

。”

  沐橙顿了一下,把手机递到叶修眼前。

  “就在我们旁边的海诶,他们抓住了条人鱼。”

  她举过来的手机上,赫然的新闻和图片。

  狼藉,狼藉。

  暗红色的血泊里,失去头颅的尸体嫣然像是一只开败的玫瑰。

  一定不是小周。叶修想着。

  他的小周,有一身透明的,晶莹的,大海般的鳞片。

  不是暗红色。不是暗红色。

  叶修觉得不对劲。

  心慌的像暴风雨下的海浪,眼泪莫名的摇摇欲坠。

  “欸,叶修哥,你怎么把项链换了?”

  沐橙视线下移:“那条水晶的哪去了?红黑色多丑啊,一点都不适合你。”

  叶修停住脚步。

  他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微微颤抖着,缓缓伸到胸前心脏的位置上,取下一条项链。

  他不敢看。

  他不肯看。

  而那片鱼鳞,如同一瓣凋零的玫瑰,

  枯萎在他掌心。


  沐橙从叶修眼里看到了的,是她不曾见过的,最绝望时也不曾见过的。

  犹如溺水之人没顶的痛苦神色。

  一刹那失去所有希望和光。

  氧气被全部抽空,他大口呼吸,却无济于事。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他们会天长地久的。

  先离开的人,是我才对。

  他会活的长长久久,久到天荒地老,宇宙尽头。

  不是的不是的。

  他手上没有戒指——一个小小的,金闪闪的铝环。

  周泽楷不会摘下它的。

  叶修只觉得他的鱼游走了。

  他再也套不住他——他自由了。

  前胸处有什么猛的炸开,一抽一抽的跳动。

  苟延残喘的跳动。

  周泽楷。

  他最近才知道他的名字是哪三个字。

  周泽楷。

  周泽楷。

  周泽楷。


  叶修觉得,这世界未免对他太残忍。

  太残忍了。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了,还夺走了他的挚爱。

  终于他出现,温暖的像个怀抱一样。

  他告诉自己,他来了。

  他们说,一滴泪倒映着的,往往是你的全世界。

  而那条尸体,恰好的倒影在叶修的眸子中。

  恰似,命中注定。


  沐橙觉得,叶修应该是分手了。

  真可笑,他们明明相爱。

  她只有想尽办法安慰他。

  比如,讲一些好玩的事。

  “叶修哥,我今天看到。。。”

  “叶修哥,我今天遇到云秀。。。”

  沐橙徒劳的刷着手机,想找些使人发笑
的东西。

  “叶修哥,你看这个。他们说那条人鱼解剖结果出来了,你猜怎么着?原来人鱼不吃鱼的,他们靠海里的浮游生物。。。”

  他看到叶修一下子扑过来,细细的看着那条新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他们有什么资格。

  解剖。

  那是我的小周。

  他不叫什么人鱼,他有名字的。

  他叫周泽楷。

  叶修突然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了解。

  原来他不吃鱼。

  他对自己的爱人一无所知。

  他们还说。

  “这条人鱼的尾巴不是全红黑色——他尾部内侧的鳞片脱落了,是由于长期拍打导致的。露出了原本脆弱的肤色。”

  “上面的鲜血结了好几层疤,浅红色远远看上去就像是——”

  心脏剖开的颜色。


  “如果不相信灵魂不死。

  我们何以忍受这样的悲悯和绝望。”

  也许。

  也许。

  他可以代替两个人存在。

  他突然这么想。

  只要他记得,

  只要他强大到可以独当一面。

  那

  他的周泽楷。

 

  便一直在。


  悲恸之人死于绝海。

  亡魂寄息于夜寂之中。

  挤压从灵魂深处,

  逶迤而上。

  我见于千帆尽处。

  我见于万穷花顶。

  我见于兵戈马戎。

  同左风议事。

  同右息飘舞。

  痛及前胸。

  悔及肠骨。

  “你最后的愿望是什么呢小鱼。”


  叶修照常醒来,一切都没有变化。

  他照常来到海边抽烟。

  什么都没少,什么都还在。

  他拥有他所拥有的一切。

  除了经常的,他会梦到一条人鱼。

  和博物馆里的那条黑色的完全不一样。

  他是透明的,晶莹的,大海的颜色。

  在梦里那条人鱼不断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能狼狈的拉着叶修的掌心,不断的敲打。

  指肚柔软和鳞片坚硬的触、感敲在手掌上,敲在叶修心里。

  他想打什么呢。

  叶修不知道。

  他先敲二十三下。

  凝视着叶修的瞳孔。

  再敲十五下,然后停了停。

  再是十六下。

  后来。。。又敲了多少下呢。叶修还没数清。

  “一定是很多很多下。”叶修下意识想。

  应该足够他度过三年的夕阳。

  足够做一次两万里的夜潜。

巛完巛

  —————————————————————————————— 这也算he吧。。。

试敏感词到吐。。。什么鬼这哪个词敏感了(๑•ี_เ•ี๑)

和女票分了难受。

她明明说,要做我永远的骑士的。

不敢写这是生贺了。。。

而且拖了很久。

谢谢。

求关注求粉求小心心❤求推荐。巛不要脸(๑•ี_เ•ี๑)

(๑•ั็ω•็ั๑)        

评论(10)

热度(78)